這裡才是問題所在:

我們都聽說過--地球越來越熱,二氧化碳含量在上升,我們正處於第六次物種大滅絕(人類世滅絕)之中。我們正面臨著兩個同樣嚴峻的問題--生物多樣性喪失和氣候變化。這兩個問題不僅對我們人類,而且對地球上的每一個生物和生態系統都產生了前所未有的嚴重後果。毫無疑問,人類活動正在引發這些變化。

生物多樣性喪失&大規模滅絕

我們正面臨著 超過一百萬個物種 的損失,直接原因是人類的生活方式、採掘經濟和消費水平。據 "生物多樣性之父 "威爾遜(E. O. 威爾遜)估計,我們每年會失去27000個物種,也就是每19分鐘失去一個物種--這本身就是一個保守的估計,聯合國生物多樣性委員會認為每天會失去150個物種。我們的地球系統作為一個整體的一部分共同工作--當一個部分受到影響時,就會產生多米諾骨牌效應,對整體的所有部分都會產生巨大的影響。森林砍伐正在削弱地球自然儲存碳的能力;原材料的開采和農業正在破壞自然空間;疾病和入侵物種正在通過商業途徑傳播;過度開發正在導致許多物種滅絕.

當我們繼續破壞自然界--地球的生命支持系統時,我們有可能從野生物種中蔓延疾病,導致更多像新冠肺炎這樣的大流行病持續的可能性。

這些活動使更多的人與動物接觸和發生衝突,造成大流行病,而人類新出現的疾病中有70%來源於動物…它們給人類帶來難以言說的痛苦,使全世界的經濟和社會停滯不前。這就是大流行病出現的人類的無奈。然而“新冠肺炎”可能只是一個開始。
- The Guardian

生物多樣性喪失的影響的遠不止這些--我們的食物系統、經濟系統、面對極端天氣時的複原力。從阿司匹林到眾多的癌症治療方法,超過50%的藥物在積極的臨床使用來自不可替代的自然資源,科學家們相信,在亞馬遜和東亞叢林等生物多樣性豐富的地方,還有無數未被發現的藥物在等著我們。破壞棲息地,就是破壞我們自己的未來。

氣候變化&二氧化碳水平

過去40年中的每一年都比上一年更熱,而僅過去5年就成為有記錄以來最熱的5年。氣候變化是我們工業化社會最具破壞性的影響之一。 2018年,各自領域的頂級專家--聯合國政府間氣候變化專門委員會(IPCC)發布了一份關於1.5℃對地球的系統性影響的特別報告

1.5度聽起來不是很多,對吧?但當我們談論的是整個地球時,這是相當多的。如果讓我們的氣溫超過1.5℃,其後果將在各個層面上都是災難性的:島嶼和沿海城市會因為海平面上升而消失,致命的極端高溫、乾旱和食物與水資源的短缺,迫使整個族群逃離家園。不難看出,我們手上有一個嚴重的問題。 1.5°C的氣溫可能是災難性的--對我們的健康、自然、全球經濟和生活方式都是如此。

我們知道,自工業革命以來,大氣中變暖的溫室氣體二氧化碳的濃度已經上升了45%,這主要是人類活動的結果--燃燒化石燃料來發電,通過為牲畜和食品生產、運輸系統和工業副產品而清除森林來剝奪地球上一個重要的 "碳匯"


我們必須同時解決氣候變化和生物多樣性的問題,這樣我們才有機會避免災難。


變革的可能性

我們正站在懸崖邊上。我們可以承認我們所面臨的事實,也可以繼續將石頭往下踢,讓地球變暖的影響對所有生物產生更有害的後果。我們已經被鎖定在一定程度的氣候變暖和生物多樣性的喪失上,但仍有時間來改變這種狀況。

IPCC的報告指出,我們需要在2030年之前達到淨碳零排放,以避免氣溫上升超過1.5℃,這將需要大規模的減排,以及徹底改變我們的生活方式和與地球的互動方式

但是你猜怎麼著?人們和政府對新冠病毒迅速、大規模地動員,向我們展示了在需要的時候,我們可以多麼迅速地扭轉局面。這場大流行向我們表明,與這個問題等量的反應,既是可能的,也是必要的。我們已有這樣的案例;我們已經看到,當需要時,我們可以大規模地改變我們的行為和經濟體系。現在是時候承認氣候和生態緊急狀態的事實,並運用同樣的思維--減輕和適應迅速向我們襲來的未來。建立有彈性的系統,支持最脆弱的群體,轉向再生和分配型經濟,在我們的生態邊界內生活。我們可以改變使我們走到這一步的系統,因為我們沒有其他選擇。我們必須重新設定我們與地球的關係。


是什麼讓反滅與眾不同?

我們正在鋪設一條不同的道路。我們想要生活的世界需要一種健康、有創造力、有彈性和適應性的文化。我們正面臨著艱難的選擇,而迄今為止,各國政府和機構幾乎沒有為改變我們所處的軌道而做出任何努力。

當你真正了解我們所面臨的艱鉅性時,政府所採取的行動顯然是不夠的。 《巴黎協定》本應促使各國政府採取急劇的集體行動。但事實並非如此。我們認識到我們的體制並沒有認真對待這場危機,因此我們必須將權力交還給人民,讓他們通過參與式民主和公民大會做出大膽的決定。

反抗滅絕是超越政治的--我們不受政治路線或文化路線的束縛,就像氣候和生態緊急事件也跨越了這些路線一樣。我們不支持特定的政府或特定的政黨。

反滅的第三項要求是我們與眾不同的一部分--“政府必須建立並受公民大會關於氣候和生態正義的決定的領導。”世界各地的公民大會正在解決政治家不願或不敢觸及的問題。它們的結構是為了幫助決定解決方案,以及我們將如何在科學告訴我們的必要的時間表上,共同完成面對危機所需的系統適應。

公民大會將來自各行各業的普通人聚集在一起,就某一問題進行調查、討論並提出建議。公民大會的成員是通過抽籤程序選出來的,以確保他們不受制於任何政黨或特殊利益,並確保他們真正反映整個國家。這意味著,任何人都可以在公民大會上看到與他們相貌相同、生活相同、與他們有共同關注的人。在熟練的主持人的幫助下,這個由普通人組成的代表性團體通過來自廣泛的專家和利益相關者的信息進行工作。他們通過討論不同的觀點和意見,找到共同點。

公民大會在世界各地被用來解決政治家們不願或不敢觸及的重要問題。目前,法國、英國和加拿大正在舉行關於氣候和生態緊急事件的公民大會。


你就是反抗滅絕

反抗滅絕是由來自各行各業、不同背景、文化和政治派別的人組成的--像你一樣的人,聚在一起創造一個不同的故事。我們知道我們面臨的危機,我們要改變未來。這場戰鬥是我們大家的,我們都需要願意為真理站出來,共同面對它。

解決氣候和生態危機絕非易事,人類在進化過程中,將近視利益置於長期後果之上。氣候和生態危機是對這些對立需求的終極考驗。它是一列緩慢行駛的貨車,影響著一些人,而另一些人則完全不受影響,但最終,這場危機將打破我們脆弱的全球化經濟和相互關聯的系統。

這就是為什麼我們作為反抗者,走到一起採取行動的原因。我們認識到了不公正--不僅是對世界上的窮人,而且是對其未出生的孩子--全球近一半的排放量是由不到20%的人口產生的。現在是時候重新思考我們的系統,改變目標,轉向再生文化。另一個世界是可能的。目前,我們正看到整個和系統在我們眼前重建。單純依靠經濟增長作為社會健康指標的舊方式已經不再是一種選擇。現在是時候給我們的疫情后重建注入新的製度了。這些系統以平等為基礎,支持我們的社會基礎,在地球邊界和生態上限範圍內,並為適應解決氣候和生態緊急狀態的症狀所需的複原力而建立。


非暴力公民不服從

我們在 88 個國家擁有超過 1010 個團體,我們已經在改變現狀。反滅通過在世界各地開展創造性、藝術性、持久性的非暴力抗議活動,推動了立法、推動了政府行動,並改變了公眾對氣候和生態危機的討論。從印度的獨立運動到婦女選舉權,從民權運動到阿拉伯之春,歷史一次又一次地向我們證明,非暴力抗議確實是帶來變革的有力手段然而,這沒有擔保。作為反抗者,我們知道,明天的現實就是今天的擔憂。一個被氣候變化和生物多樣性喪失蹂躪的世界,將嚴重影響我們所有人。

為什麼反抗

我們別無選擇。我們要反抗把我們來到這種境地的系統。我們為了我們想要的未來而反抗。我們反抗是因為我們有責任採取行動。我們沒有更多的時間可以浪費了。沒有什麼是不可能的--我們仍然可以寫出我們想要的故事,而且我們也會這麼做。作為一個個個體,我們可以集體地改變現狀。我們將共同做到這一點 -- -- 改變世界,創造持久的變化,為所有人建設一個更美好的未來。

在把事情干成之前,看起來總是不可能的
- Nelson Mande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