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才是问题所在:

我们都听说过--地球越来越热,二氧化碳含量在上升,我们正处于第六次物种大灭绝(人类世灭绝)之中。我们正面临着两个同样严峻的问题--生物多样性丧失和气候变化。这两个问题不仅对我们人类,而且对地球上的每一个生物和生态系统都产生了前所未有的严重后果。毫无疑问,人类活动正在引发这些变化。

生物多样性丧失&大规模灭绝

我们正面临着 超过一百万个物种 的损失,直接原因是人类的生活方式、采掘经济和消费水平。据 "生物多样性之父 "威尔逊(E. O. 威尔逊)估计,我们每年会失去27000个物种,也就是每19分钟失去一个物种--这本身就是一个保守的估计,联合国生物多样性委员会认为每天会失去150个物种。我们的地球系统作为一个整体的一部分共同工作--当一个部分受到影响时,就会产生多米诺骨牌效应,对整体的所有部分都会产生巨大的影响。森林砍伐正在削弱地球自然储存碳的能力;原材料的开采和农业正在破坏自然空间;疾病和入侵物种正在通过商业途径传播;过度开发正在导致许多物种灭绝.

当我们继续破坏自然界--地球的生命支持系统时,我们有可能从野生物种中蔓延疾病,导致更多像新冠肺炎这样的大流行病持续的可能性。

这些活动使更多的人与动物接触和发生冲突,造成大流行病,而人类新出现的疾病中有70%来源于动物……它们给人类带来难以言说的痛苦,使全世界的经济和社会停滞不前。这就是大流行病出现的人类的无奈。然而“新冠肺炎”可能只是一个开始。
- The Guardian

生物多样性丧失的影响的远不止这些--我们的食物系统、经济系统、面对极端天气时的复原力。从阿司匹林到众多的癌症治疗方法,超过50%的药物在积极的临床使用来自不可替代的自然资源,科学家们相信,在亚马逊和东亚丛林等生物多样性丰富的地方,还有无数未被发现的药物在等着我们。破坏栖息地,就是破坏我们自己的未来。

气候变化&二氧化碳水平

过去40年中的每一年都比上一年更热,而仅过去5年就成为有记录以来最热的5年。气候变化是我们工业化社会最具破坏性的影响之一。2018年,各自领域的顶级专家--联合国政府间气候变化专门委员会(IPCC)发布了一份关于1.5℃对地球的系统性影响的特别报告

1.5度听起来不是很多,对吧?但当我们谈论的是整个地球时,这是相当多的。如果让我们的气温超过1.5℃,其后果将在各个层面上都是灾难性的:岛屿和沿海城市会因为海平面上升而消失,致命的极端高温、干旱和食物与水资源的短缺,迫使整个族群逃离家园。不难看出,我们手上有一个严重的问题。1.5°C的气温可能是灾难性的--对我们的健康、自然、全球经济和生活方式都是如此。

我们知道,自工业革命以来,大气中变暖的温室气体二氧化碳的浓度已经上升了45%,这主要是人类活动的结果--燃烧化石燃料来发电,通过为牲畜和食品生产、运输系统和工业副产品而清除森林来剥夺地球上一个重要的 "碳汇"


我们必须同时解决气候变化和生物多样性的问题,这样我们才有机会避免灾难。


变革的可能性

我们正站在悬崖边上。我们可以承认我们所面临的事实,也可以继续将石头往下踢,让地球变暖的影响对所有生物产生更有害的后果。我们已经被锁定在一定程度的气候变暖和生物多样性的丧失上,但仍有时间来改变这种状况。

IPCC的报告指出,我们需要在2030年之前达到净碳零排放,以避免气温上升超过1.5℃,这将需要大规模的减排,以及彻底改变我们的生活方式和与地球的互动方式

但是你猜怎么着?人们和政府对新冠病毒迅速、大规模地动员,向我们展示了在需要的时候,我们可以多么迅速地扭转局面。这场大流行向我们表明,与这个问题等量的反应,既是可能的,也是必要的。我们已有这样的案例;我们已经看到,当需要时,我们可以大规模地改变我们的行为和经济体系。现在是时候承认气候和生态紧急状态的事实,并运用同样的思维--减轻和适应迅速向我们袭来的未来。建立有弹性的系统,支持最脆弱的群体,转向再生和分配型经济,在我们的生态边界内生活。我们可以改变使我们走到这一步的系统,因为我们没有其他选择。我们必须重新设定我们与地球的关系。


是什么让反灭与众不同?

我们正在铺设一条不同的道路。我们想要生活的世界需要一种健康、有创造力、有弹性和适应性的文化。我们正面临着艰难的选择,而迄今为止,各国政府和机构几乎没有为改变我们所处的轨道而做出任何努力。

当你真正了解我们所面临的艰巨性时,政府所采取的行动显然是不够的。《巴黎协定》本应促使各国政府采取急剧的集体行动。但事实并非如此。我们认识到我们的体制并没有认真对待这场危机,因此我们必须将权力交还给人民,让他们通过参与式民主和公民大会做出大胆的决定。

反抗灭绝是超越政治的--我们不受政治路线或文化路线的束缚,就像气候和生态紧急事件也跨越了这些路线一样。我们不支持特定的政府或特定的政党。

反灭的第三项要求是我们与众不同的一部分--“政府必须建立并受公民大会关于气候和生态正义的决定的领导。”世界各地的公民大会正在解决政治家不愿或不敢触及的问题。它们的结构是为了帮助决定解决方案,以及我们将如何在科学告诉我们的必要的时间表上,共同完成面对危机所需的系统适应。

公民大会将来自各行各业的普通人聚集在一起,就某一问题进行调查、讨论并提出建议。公民大会的成员是通过抽签程序选出来的,以确保他们不受制于任何政党或特殊利益,并确保他们真正反映整个国家。这意味着,任何人都可以在公民大会上看到与他们相貌相同、生活相同、与他们有共同关注的人。在熟练的主持人的帮助下,这个由普通人组成的代表性团体通过来自广泛的专家和利益相关者的信息进行工作。他们通过讨论不同的观点和意见,找到共同点。

公民大会在世界各地被用来解决政治家们不愿或不敢触及的重要问题。目前,法国、英国和加拿大正在举行关于气候和生态紧急事件的公民大会。


你就是反抗灭绝

反抗灭绝是由来自各行各业、不同背景、文化和政治派别的人组成的--像你一样的人,聚在一起创造一个不同的故事。我们知道我们面临的危机,我们要改变未来。这场战斗是我们大家的,我们都需要愿意为真理站出来,共同面对它。

解决气候和生态危机绝非易事,人类在进化过程中,将近视利益置于长期后果之上。气候和生态危机是对这些对立需求的终极考验。它是一列缓慢行驶的货车,影响着一些人,而另一些人则完全不受影响,但最终,这场危机将打破我们脆弱的全球化经济和相互关联的系统。

这就是为什么我们作为反抗者,走到一起采取行动的原因。我们认识到了不公正--不仅是对世界上的穷人,而且是对其未出生的孩子--全球近一半的排放量是由不到20%的人口产生的。现在是时候重新思考我们的系统,改变目标,转向再生文化。另一个世界是可能的。目前,我们正看到整个和系统在我们眼前重建。单纯依靠经济增长作为社会健康指标的旧方式已经不再是一种选择。现在是时候给我们的疫情后重建注入新的制度了。这些系统以平等为基础,支持我们的社会基础,在地球边界和生态上限范围内,并为适应解决气候和生态紧急状态的症状所需的复原力而建立。


非暴力公民不服从

我们在 80 个国家拥有超过 1192 个团体,我们已经在改变现状。反灭通过在世界各地开展创造性、艺术性、持久性的非暴力抗议活动,推动了立法、推动了政府行动,并改变了公众对气候和生态危机的讨论。从印度的独立运动到妇女选举权,从民权运动到阿拉伯之春,历史一次又一次地向我们证明,非暴力抗议确实是带来变革的有力手段然而,这没有担保。作为反抗者,我们知道,明天的现实就是今天的担忧。一个被气候变化和生物多样性丧失蹂躏的世界,将严重影响我们所有人。

为什么反抗

我们别无选择。我们要反抗把我们来到这种境地的系统。我们为了我们想要的未来而反抗。我们反抗是因为我们有责任采取行动。我们没有更多的时间可以浪费了。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我们仍然可以写出我们想要的故事,而且我们也会这么做。作为一个个个体,我们可以集体地改变现状。我们将共同做到这一点 -- -- 改变世界,创造持久的变化,为所有人建设一个更美好的未来。

在把事情干成之前,看起来总是不可能的
- Nelson Mandela